洪泰观·总结季|一个文娱投资人眼中的2018:成立10亿基金与减肥36斤

2019-10-09 21:30:07 阅读: 5293

摘要: 编者按 2018是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的一年。这一年,监管日趋严格、热钱不再、行业洗牌迅速又绝情,置身经济转折期中没有谁能独善其身。其中文娱行业是受这股寒流波及较大的赛道之一。游戏审批政策的收紧、影视税收&片酬的管控、电影院线市场退出机制的实行等

洪泰观·总结季|一个文娱投资人眼中的2018:成立10亿基金与减肥36斤

编者按

2018是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的一年。这一年,监管日趋严格、热钱不再、行业洗牌迅速又绝情,置身经济转折期中没有谁能独善其身。其中文娱行业是受这股寒流波及较大的赛道之一。游戏审批政策的收紧、影视税收&片酬的管控、电影院线市场退出机制的实行等,短期导致一大波从业者淘汰出局;但长远来看,市场理性开始回归,“伪流量”等泡沫乱象被遏制,真正具备匠心打磨精品内容的企业得以彰显。寒冬恰是文娱行业回归用户价值与创作初心的契机。

这样的背景下,洪泰2018年在文娱领域逆势而上,培育出了包括创客星球、之间文化、婷婷姐姐等积极向上又广受欢迎的内容企业。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洪泰还新募集成立了10亿规模的大文娱产业基金,已投资汉仪字库、言几又、寒武纪年等多家优质文娱企业。

本文是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合伙人金城以第一人称视角,为大家分享其过去一年里的个人故事及投资总结,由此构成洪泰2018年度总结第③篇——文娱篇。

2018年前10个月,我飞了105次,成立了一支10亿人民币的产业基金并完成首次交割。同时,我也迎来了新增的25斤肥肉;

2018年最后2个月,我走进健身房83次,衣服尺码从XL号变小到M号,减重36斤,体脂率下降11%。

除却与往年并无不同的看项目、见团队、投项目,这就是我在这“资本寒冬”里做成的两件特别事——募资与减肥。

(金城2018年11月6日与12月22日留影对照)

资本寒冬里的体重激增

2018年,显然不是募人民币基金,尤其是文娱基金的好年份。

洪泰是在今年年初决定要募集一支文娱产业基金的。这个基于我们对一级市场投资的判断:纯财务投资的路会越走越窄,产业投资才是未来。因为资金并不是稀缺资源,企业发展各个环节所涉及的行业、人才、政府、国际以及跨界等资源才会是未来投资的关键。这一点在文娱行业尤其明显,为何有不少LP认为文娱行业退出难?因为国内文娱行业分散,缺乏能真正整合资源的集团型企业。

有了这样的判断,我和团队开始了募资。但从年初到下半年,LP们也在发生着变化。

七月份以来,不仅是母基金,渠道的钱、上市公司的钱、政府引导基金的钱、高净值个人的钱,相比我们刚出来募资时,都少了不少。一方面,在国家去杠杆的宏观政策下,流入这个行业的资金量变少了,一些机构坦陈“我们没钱了”;另一方面,上市公司面临股价的压力,几个有投资意向的最后也没投成功。

对我们这样一个想要募文娱产业基金的GP而言,困难系数还要更大。今年,整个文娱行业监管、审批政策在收紧,文娱类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不佳,有一些LP坦率地告诉我们“文娱还得观望”。

我此前也参与过募资。我知道从LP说“我想投你”,到反复聊天、做团队尽调,再到最终的签约、打款,成功的比例比我们投项目的只低不高。我也只能一直向团队打气:“成功率是有限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广泛接触、保持沟通。”事实也的确如此,最终向我们出资的LP都是通过各方引荐而来,比如LP之一上市公司风语筑股份,就来自我此前经常合作的尽调机构推荐。

而在政策、市场、被投公司都在发生了很大变化的2018年,LP们就更谨慎了。在比往年更漫长的决策周期里,他们需要和你更多的碰面、聊天以及反复观察。所以这一年,我更加频繁的飞行、出差,只有去到当地,才可能和LP们真正增强沟通。通常,我们和LP的第一次见面都是在对方办公室,第二、三、四五次则是在其他各种场合。与此同时,看项目、做投资我也不能放下,这一年我看了1,400多个项目,比去年看的还多。汉仪字库、言几又等多个优质项目就是今年的投资成果。

而高频次的飞行、高密度的应酬,和极大的精神压力叠加后的直观结果就是,我在今年11月初体重到达“巅峰”175斤、体脂率23.8%。

我的投资减肥观

到了年底,所有见到我的朋友几乎都在惊呼——“你胖了!”

10月底的一次聚会上,我的胖已然成了饭局的话题。当时我已经达到了175斤,比去年重了足足25斤。当时,有同行在场,也有LP在,有朋友要和我打赌,说赌金城在2018年底能不能减掉35斤?“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出乎他们的意料,我答应了。

在沃顿商学院念MBA期间,我听过乔治·索罗斯的一段分享。他说自己从来不投资“胖子企业家”。“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管理不好,是不太可能管理好一家企业的。“

这句话太狠了,但也未尝没有道理。

当然,赌约只是我减肥这件事上的杠杆,想要回到健康状态的决心才是决定性的内因。就像投资人将资金投资给到企业,资本起的是加速发展的杠杆作用,但不能决定企业最终成功与否一样。

于是在2018年的最后两个月,除了陪伴家人和投资,我将剩下的时间全都则花在了减肥上。40多天来,身体在跑步机、健身垫上不停歇的转,我的大脑却得到了此前未有的思考空间。我发现,减肥与投资这两件事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实则有着微妙的关系。

首先,减肥和投资一样,都要去找到完成目标的合理途径。

减肥和投资本身都只代表行为,健康的身体、更好的体型和获得资本红利才是减肥和投资的真正目标。几乎任何目标的达成方式都不止一种,减肥你可以选择锻炼,也可以选择抽脂或者绝食,挣钱同样可以通过投资、也可以投机,但不同方式的风险也是不一样的。

其次,减肥和投资都需要借鉴专家意见并根据自身特点随时调整策略。

这次减肥我思考的第一件事:我为什么要减肥?我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有必须为之负责的事业与家庭。这意味着,我要达到50天瘦35斤的目标不能选择牺牲工作时间和身体健康的方式,必须减脂增肌,在减重的同时保证肌肉含量以维持基础新陈代谢率。并且,我能花在减肥这件事上的时间至多为每天2个小时。

于是,过去50天里,我把起床的闹钟往前拨了一个小时,这样清晨就有1个小时来进行有氧训练(减肥),下午6点左右我会暂停工作一小时在健身房进行力量训练(增肌),之后再回到办公室加班。我最开始的每天有氧训练要求是1小时内消耗500大卡,随着肌肉含量的增加,这个要求已经逐渐增加到1小时内消耗1000大卡。这得益于我请到了一位国家级健身教练,她根据我身体各项数据的变化,实时调整着我的练习和饮食。

回到投资,请教行业专家是我们这行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平时沟通得最多的就是各个行业的专家,事实上,许多创业者也是其所在细分行业的专家,与他们的交流同样受益。当今社会各个行业里可能唯一不变的就是持续变化,因此我会要求团队每隔一段时间就对各个细分行业进行全面的梳理和研究,以形成下一阶段在各个细分行业的投资策略。因此,投资策略也是动态变化的。

最后,减肥和投资都是自制力的挑战。

自制对于减肥的重要性自不必说。我常常听朋友调侃道说,这辈子最多的“谎言”都是对着健身教练说的,每每不得不为缺席编造各种理由。

在我减肥的过程中也不止一次遇到瓶颈期:有推不掉的应酬,我就用大瓶柠檬水应对桌那边的3斤白酒;由于碳水的摄入有限,身体会有不适的感觉,甚至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最难受的一次是,我太太陪我去按摩排酸。晚上回家的路上,我们经过北京著名的烧烤街,一路上各家烧烤店冒着热烟。不断涌进鼻子的烤肉香味对于一个多月未饱餐一顿的我来说是极大的煎熬。徘徊几次,我最终走进每家烧烤店——用鼻子闻了一圈,然后回家了。

为什么自制力对于投资也一样重要呢?除了最基本的持续考察大量项目,以及紧跟行业发展之外,自律也是投资人避免各种丑闻甚至绯闻的护身法宝。由于投资人都管理着体量不小的资金,许多时候都会受到各种“诱惑”。不乏有创业者会对投资人悄悄提及“返佣”、“送股”、“代持”等,每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判断就是Deal Breaker(交易终结)。

投资比减肥更难

减肥的过程中,由于我每天都在锻炼和控制饮食,因此几乎每天的体重都在减轻,而这个数字每天都可以通过体重秤直观反应,可量化的反馈是执行力的重要激励因素。但对于投资而言,投资回报的周期会长得多(风险投资的回报周期可能长达5~10年),而整个过程中很难有量化的反馈。所以,这就需要投资人更有耐心,而这种耐心对于行为的要求则是在投后上持续的投入,直到最终得到可量化的回报。

多说一句,在我决定开始减肥的时候,身边仅有少数几位亲朋好友相信我能完成50天内减肥35斤的目标。他们包括我的太太、元禾辰坤的王吉鹏、火山石投资的章苏阳;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对于每天凌晨才离开办公室的我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实,在投资行业也有类似的现象,许多GP在面对LP、创业者在面对投资人描述计划时,得到的绝大多数反馈也是“不可能”。我最想说的是,在面对怀疑时,与其花过度的精力去辩解,不如为理想付诸行动。因为,最有力的回复永远就只有两个字:做到!

点赞是个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