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团问鼎记】与央行发币相比,项目发币无疑是一个“高危市场”

2019-10-09 22:00:21 阅读: 3298

摘要: 原标题:【链团问鼎记】与央行发币相比,项目发币无疑是一个“高危市场” 陈九,陈九金服创始人兼CEO 区块链的火热带动了整个创投圈的发展,创投市场开始面临新的分裂局面。一方面,无数传统股权投资机构争先加入,开始抢夺区块链战场;而

【链团问鼎记】与央行发币相比,项目发币无疑是一个“高危市场”

原标题:【链团问鼎记】与央行发币相比,项目发币无疑是一个“高危市场”

陈九,陈九金服创始人兼CEO

区块链的火热带动了整个创投圈的发展,创投市场开始面临新的分裂局面。一方面,无数传统股权投资机构争先加入,开始抢夺区块链战场;而另一方面,区块链市场涌现出大量空气币,割韭菜的行为也让区块链投资人面临新的利益语境。

我们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

区块链是否能颠覆互联网?

新趋势下,区块链投资人应如何调整投资策略及方式?

面临当前利好政策,牛熊转换的行情下,又应如何寻找机遇,调整节奏?

近日,链团财经有幸采访到陈九金服创始人兼CEO陈九。

以下为采访实录

Q:陈总,您之前投的主要还是底层公链的项目比较多,现在是投DApp这种应用类的比较多?

陈九:大部分公链我们该投的也都投了。因为公链本身是赛马的性质,前期无法明确哪个最后会发展更好,所以相对靠谱一点的就都投了。我们投资主要还是看赛道,就像公链和落地应用,一个是高速公路,一个是路面上的车,要吸引更多的车在路面上跑的话,我们是肯定是需要布局的。

Q:DApp的生态应用很多,投资的时候更看重技术团队还是商业模式?

陈九:在应用端其实主要看三个元素——人、钱、料,我们把技术抛开先不说,有些技术水平其实大多大同小异,差距不算大,因此我们在挑选项目的时候主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人——社区粘性如何?

我们关注他是否能形成一个自发的扩展,所以为什么我们看游戏项目会多一点,就是因为它的社群粘性是天然的,它的系统扩散,教育成本很低,这都是很重要的点。

钱——项目本身的底层资本如何?

所谓底层资本就是说他们自己有没有钱,有没有带运营,有没有带资源,如果自己什么都没有的话,付出成本就要很大。另外,很多人把融资能力和赚钱能力混为一谈,很多散户认为一个项目如果融资很厉害,就代表它在做事,但这是两个独立的维度,是不能划等号的,团队的做事能力也是需要独立考虑的。

料——本身的故事性如何?

它的的素材到底如何。他的热点张力有多强,简单来说要么有很好的故事可以去讲,要么就是有足够多的素材作为他整个项目的支撑,再一个就是他非常善于制造热点,蹭热点。

Q:但也有人说,这行业吹牛的人太多做事的人太少,您觉得讲故事和做事情矛盾吗?

陈九:讲故事跟做事情本身不是矛盾体,他们是要相互扶持的关系,做事情是基本原则,是基础。

因为做事情而忽视了社区运营,忽视对外营销,这是不对的。因为做事情而居功自傲,这是万万不可取的。所以我觉得严格来说,就是在基本原则的基础上,更多的要重视市场的打造和资讯的互动,这叫经营项目,你的技术只是项目的一个基础。后面你主要时间精力是要花在经营项目上面的,很多人在经营项目上面,是能力及其欠缺,甚至没有意识的。

Q:这两年国家态度变化也比较大,最近央行发币的事情也炒的也比较火,您觉得国家发的币和行内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同?

陈九:完全两码事。首先它的对象主体不一样,央行的背后是国家主权,而圈内很多项目都是没有任何所谓法律主体或者主权来做强背书的。圈内很多项目发的币主要都是依赖相对脆弱的信任,民间发币很难影响政治,即使体量再大也影响有限。

第二他们的整个影响面,还有规则打法都会不同。总体来说,国家进行发币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金融动作,事实上它已经上升到政治动作了。

第三国家推出的产品是可以实现牵拉耦合的,它会把许多基础设施的系统直接打穿,比如物联网这种技术,国家可以把他们都结合起来,把它当做成一种基础设施,而独立投资项目还是考虑盈利多一点,总之各有各的战略模式。

Q:您怎么看待“区块链的发展速度会比以前互联网还要快,指数级上涨”这种说法?

陈九:严格来说,这句话其实是有点打鸡血的。

首先我们先看现实,现实是目前还并没有实现指数级上涨,这是第一点。

第二,它实现指数级上涨的前提条件符合没有,只有在数据上满足这些条件,才能形成所谓的指数级上涨。实际上这都是由很多方面来决定的,包括国情、国策、法律支撑等它都是会有关系的,所以我们只能说这个是比较理想的一个说法。

另外,目前针对C端的全球现象级落地应用都还没有出现,数据上怎么可能达到“指数级”上涨。比如你在街上随便找十个人,问他们有没有炒过股票,大部分都接触甚至尝试过。但同样的场景下,你再找十个人问他们,炒过币吗?肯定连1/10都不到。

当然这里面也是有一个“指数级”的,就是赚钱有可能形成“指数级”。

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因为整个区块链生态的数量还没被突破,市场体量还是太小,小到连某些上市公司的总体市值都比不过,当然这也是最大机会之所在的。

Q:现在很多人依然觉得区块链行业的泡沫性质更大一点,您是怎样看待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

陈九:首先,比特币经过这么多年各国政府的打压,从技术上来看它是消灭不了的。

第二,从资本的需求来说,社会是支持比特币和其他币发展下去的,但是这恰恰也暴露出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有一些圈外C端能直接感受到,认知到的一个项目出来,并且配合二级市场表现还不错,这一点如果实现了,那必然会加速这个行业的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风口。

因为这个很容易把圈外的增量市场转移进来的。简单来说,现在包括交易所,它是很难吸引增量市场。什么叫增量市场?增量市场就是新血液。所以有句话就是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行业要发展,要做大的话,要有活水进来。全部都一潭死水,都是老韭菜,在资源上全是存量资产,那是没有未来的。

Q:投资人圈内的竞争很激烈,有大量机构合伙人履历也非常亮眼,您的优势主要是什么?

陈九:因为我跟C端走得很频繁,很近,包括之前也开过一些直播,所以我可能相对很多机构更懂C端要什么。

Q:您认为To C比To B更重要,是吧?

陈九:对投资机构来说,To C还是比To B重要的,我们能更加了解到市场需要什么,C端需要什么。然后我也拥有自己的个人IP,所以相对很多机构,个人IP能够更容易吸引到一些还不错的项目来合作。

我通过IP带动社区来支持项目,这个是很多机构没有的,或者是相对欠缺的,他们有点脱离群众了。

Q:您身边的人是怎么评价您的?

陈九:我这个人在不同状态下是有差别的,镜头下面会比较专注和安静,但当站到台上或者镜头前面的时候,我的发散性人格就暴露出来了,遇到感兴趣的话题就会多聊两句,熟悉我的朋友一般看过台上、台下后会觉得我判若两人。

我偶尔玩玩说唱,有些不了解我的朋友就把我划分到区块链娱乐圈里来了,但我的职业还是投资人,歌手这个身份显得娱乐味道太浓了,会影响我们的专业性。但也有好处,会扩大我的影响力。

Q:您日常的工作状态和节奏是怎样的?

陈九:早期其实我开了个玩笑,我给它起名叫“分布式睡眠”,因为经常一辅导项目,睡眠就不规律,当然现在稍微好一点。

我觉得币圈从业者的工作状态跟很多行业还是不太一样的,现在你跟我说周几,我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已经没有什么周六周日那些个概念了。我当时开玩笑区块链别的倒没怎么颠覆,生物钟倒是先被颠覆了。

Q:投资多年,您心态上有什么改变?

陈九:现在的危机感越来越强。我的危机感主要是来源于两部分,一个是现在传统巨头已经开始关注这个市场,一旦他们深度的参与,毕竟很多项目是跟他们无法抗衡的。另一个就是业内一些市场形态还不够正规,如果不好好把控,就会劣币驱逐良币了,所以要拥抱监管,正向引导

Q:区块链领域一直在讲共识,但在认知层面却是一个最没共识的圈子,您是怎么理解共识的?

陈九:每个人对共识的定义不同,在经营共识上面只有行为上的共识才是真正的共识。散户的信仰,只是基于价格的信仰。而我们经常谈到的所谓通证模式,是散户投资者想赢得参与感的一种方式。简单说就是,我出钱出力,希望能在项目上获取价值的。

比如对于游戏类项目来说,他本身就能带货吸金,所以区块链技术对于他只是用来锦上添花的。

Q:最后一个问题,您未来一年内有什么重要的规划?

陈九:我觉得很多计划赶不上变化吧,总体主要把握几个原则:第一做事要问心无愧,第二做好投资人角色,重点去投资和孵化。我比较喜欢思考,在思考的过程中去发散,去碰撞,去产生新的变化。所以我希望自己依然能保持思考的状态。最后,就是坚持健身,保持良好的体魄。